骨科好好好ewe
日常沉迷染様ing

【伊双子】流年





罗维诺坐在沐浴在春日午后懒散的斜阳洒落的画室中。骨节分明,纤长的手拿着画笔在画板上一笔一划的勾勒着图案。专注的眼神似漆黑夜幕中捕捉不到的繁星。在安然,宁静的画室里一人静静地描绘着内心深处最炙热的存在。

窗外,温和午后的暖风吹拂过画室楼下的青条柳树,枝条簌簌飘拂。漏下的碎金数不甚数的璀璨繁多。

本是人们都该歇下的午后,没有行人的街道上倒是也像睡着了般。

但,一人的脚步声却给这番慵懒空寂增了分生气。悠闲的走向画室下仍是无人的人行道上。

不刺眼的光线偏偏很自然地为来人澄澈日落金的眼眸点缀灿灿光芒。身后也同样背着画板,瞧着东西已都被收拾好的样子,看是从另一个画室中刚出来的吧。有些单薄的身板穿着纯色棉衫,在这午后之中不显得突兀,反而是春天该拥有灵气。

心情轻松愉悦地迈着小步哼着歌走上画室。走上楼道的步子变急,但声响却刻意放弱。进入画室,看着认真坐在窗边画板前正在上色的人。

轻手轻脚地吧东西放在门边,慢慢走近。走进到与他只离一个画板的距离,便安静坐在另一个椅子上,侧着脑袋,用手撑着膝盖托着头望着那人。

阳光依旧柔和的洒落,为那人好看的侧颜增了分浑然天成的气息。窗外也依旧没有多少行人,还是刚才那般的娴静。

就那样的安静,那样不舍得打扰那人心中的静谧,和眼前的美好。那人也慢慢的从内心世界中走出,缓缓的放下画具。

看向身边已经有些睡意的人。捏捏专注过久而发酸的眼角。望向身后,是身旁人的画板。

啧……应该来了有一段时间了吧。

继而看向窗外的余晖霞光,光线已有些偏淡了。风也从午后的微暖转为傍晚的清凉。吹得身上凉习习的。

身旁人的胳膊有些撑不住了,通慢慢的向前面的画板上倾。迅速反应过来把那人的身子拉过来。将那人还垂着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肩上。被一动作也就醒了。眯着眼睛看着外面半落的太阳。含糊着声音,迷糊的问:“ve……我睡着了?”

见人醒了,趁那认真正在揉着惺忪的眼睛,收拾着画板,听到问话,半觉得眼前人好笑,半觉得这人刚醒的模样还是傻乎乎的。不怎么情愿的轻轻地点头,恩了一声。

自己都收拾好了,看那人仍然少见的瞪着眼睛坐在那看着自己,不免心生坏心,勾着嘴角走近把身子靠在不明所以一脸茫然的弟弟身上。

他坐在高椅上,自己的头正好可以搭在肩上,慢慢的在他肩膀上摩挲,再微微侧起头来,伸出舌尖忽轻忽重的在他修长白皙的颈脖上舔舐,从颈侧一路又啄又舔的细腻的似一只无形的手在轻挠,肌肤上不一会就带上丝丝晶莹。
最后看准,一下半用唇半用齿的附上他突起的喉结。他条件反射的昂起头来,趁着他昂脖的时候,微踮起脚来,咬上耳垂,轻轻地对着耳郭里吐着热气。

眼见着费里西终于缓冲了睡意,脸红的异常的,缩着脖子与他对视,迅速跳下高椅。
跑到门边,又回头看看已背好画板带着一脸出神的弟弟,微红着脸低着头的嘟囔着反思了自己几句,抬了抬肩上的画板。
午后的无数次。

他们互相陪伴对方在空旷的画室中画画,会忘了休息,忘了回家,忘了吃饭,但不忘还有身旁人的陪伴。



END.

给双er迟来的圣诞礼物qwq/要不生日礼物也算上吧……一如既往的摸不清cp向……
写的有点OOC……

2015-12-28
评论(2)
热度(11)